栗原娅

蓝雨衣
第十二章 等着我(大结局)
纯属虚构

冬,来了。
此时的天津土地冰冷,大风凄寒,可为何,他却双膝跪地,双目低垂,就这样从清晨到晌午~~
他已经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再站起来,无神地望着眼前的墓碑,他的灵魂迷失在了哪里……
“玉娥,原谅我这个罪人~~”他拔出了几撮墓碑旁的杂草,头重重地磕在泥土地上,好像这一磕就会到达炼狱——那个燃着上帝怒火的赎罪之地。

12月16日,北京,某私人诊所。
“这药的副作用比较大,我不建议你服用,如果你执意要吃,就每天半片吧。”
“我目前需要功效强的药,谢谢大夫。”海语说着,接过安神药,放进了包里。

刚回到北京,两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差,尤其是海语。蒋意不放心,就让海语这几天和自己住在一起直到海语去无锡拍戏。蒋意在北京的住处是大四那年家里给买下的,空间不是很大,但却足够体面舒适。海语睡在客房,白天有点怕光,不敢拉开窗帘,晚饭中要服用安神药物,为了不被蒋意发现,他都是趁着喝汤的时候偷偷吞下去。

就在海语要去无锡的前一天,他们中午想在家里吃顿火锅。蒋意去早市买回了一些海货,由于是从沿海空运来的,价格很不友好,但只要海语爱吃,即使价格后面加个零蒋意也是会买的。

中午,天空中散布着几片乌云,不知何处又开始下雨了。餐桌上的电磁锅冒着暖暖的热气,一股淡淡的鲜香回荡在周围。“来,尝尝这个小章鱼。”蒋意把一个刚煮好的章鱼夹到海语的碗里。“你啊,好事做到底嘛。”听海语这么说,蒋意有些纳闷。只见海语又夹起了那个粉粉的小章鱼,吹了吹,又蘸了一下芥末,塞进了蒋意的嘴里。可能是芥末太多了,蒋意顿时挤眉弄眼又是喷嚏又是咳嗽,海语见状一阵呵呵的傻笑,刚想去拿纸巾给蒋意,手机便响了起来。“海语,你现在有空吗?”一听是经纪人,海语就放下了筷子,走回房间说:“我在听呢,丁姐请讲。”“没别的事,就是提醒你一下明天上午的飞机,还有别忘了带寄给你的东西。”
“好的,我知道的,谢谢丁姐。”
“另外,姐还想和你说一声,百乐门结束后对于你来讲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以后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还是尽量和蒋意保持距离,这对你的事业发展来说比较关键。”
“那公司还会安排我们近几年合作吗?”
“你先按照公司给你的规划来吧,好吗?”
“好的……谢谢您。”海语挂了电话,虽然刚才吃过几口火锅,但此时却有股凉意从心头流淌至脚底。

海语坐回座位,没有看蒋意,他若无其事地把一颗鸡蛋打入到锅里。“鸡蛋都是最后再吃。”蒋意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说。
“老蒋,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有一天不能和你再搭档了,你能谅解我吗?”
“能!咱俩之间所有的事以后都以你为主。”蒋意好像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海语喝了一口苏打水,脸上恢复了神采,他又把一块鱼板夹給蒋意。
“怎么,这会儿不好事做到底了?”蒋意笑着,眼睛弯了起来。海语的内心却泛起了疼痛……

12月17日,天津,凌晨5点45分。

天津市人民话剧院副院长董立君被闹钟叫醒,其实他几乎是一夜未眠。他对老伴儿说了一声自己要去赶早市买鱼,然后进入孙子的房间,轻轻地抱起了他,亲了亲他温热的小脸蛋。

随后,他走到阳台上,看向远方。远方是哪里?是天堂吗?依天应该在那里吧,陈玉娥应该也在那里吧,可他不确定初方治会不会也在那里。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杀死初方治而三十多年不敢站出来认罪的胆小鬼肯定不会去那里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三十多年来,不知洗了多少次,但又有多少次在梦里它们满是鲜血淋漓。数十载的岁月里唯一的牵挂就是依天,起初从弟子口中得知依天安好,他觉得心愿已了,是赎罪的时候了,可当他一看到孙子的笑脸,这种对生命的决绝又谈何容易?然而,最终血仇还是残忍地迈过了自己,落到了依天的头上,令他再也无法回避。

董立君登上台阶,来到阳台边缘,远方那朵朵镶嵌金丝的乌云此时看得更加真切了。“依天,对不起。”他一跃而下,刺骨的寒风掩盖了他最后的体温,眨眼间,一朵灿烂的血色之花绽放在清晨湿冷的地面上。

吧嗒、吧嗒……这是又下雨了吗?

“到了无锡好好照顾自己。”蒋意看着车窗外的蒙蒙细雨,自然地对海语说道。“好的,你放心。”海语回应着,居然细数起街上的寥寥行人~他们撑着伞,你来我往,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此时,车路过一座教堂,教堂的广场上有卖CD碟的小贩,播放机里飞出了那首《滚滚红尘》,伴着雨声,分外空灵: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世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也不惜获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蒋意从机场回来收到了一个快递,是董老师寄来的,里面是一个复印的手写剧本。封皮上写着:

剧目:《卖麻糖的孩子》
编剧:董立君、宋依天、胡可春
演员:董立君、宋依天
首演时间:1987年秋

“难道这是董老师和宋前辈的最后一场戏?”蒋意想着,给海语发了一条信息:我有个新剧本,你有兴趣不?

将近两个小时后,他收到了回复,三个字:等着我。


全文完

谢谢大家一路支持
完成这个同人经历了诸多不易

谨把此文献给雨衣cp与爱他们的你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