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原娅

蓝雨衣
第七章 初氏之殇
本章口味略重慎读 纯属虚构


里面昏暗,视线不佳,已经没有任何供电。

午后阳光透过浑浊的窗户轻微照亮了一排排文件柜与五张写字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办公区域。海语心中一喜,觉得应该很快就能发现有用的信息。蒋意二话没说,立刻走到文件柜前,仔细查看,发现摆放的绝大多数都是论文和内部刊物。随手翻阅,他们才得知这个所谓的特殊疾病研治中心其实就是个精神病院,只是入院的都是一些患有罕见精神疾病的人。院长葛利耶是华裔西班牙人,与一个中国基督徒慈善家合作办院,实行无偿救治。


蒋意走到最后一排柜子,那里的柜子是玻璃材质,其中一个已经破损。柜子里放着一些器材,有大有小,外形都有点儿像小型家用手持吸尘器。蒋意好奇,刚想拿出来看一看,就忽然感觉背后有只手慢慢伸进了他的头发,又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他吓得一个激灵,回头一看,老张正狡黠地冲着他笑。 


“我去!这个时候摸头杀,想吓死你老头子啊!”


“嘘~过来看!”海语小跳着来到最大的那张办公桌前,他刚才已经从桌子的侧柜中拿出了一个特别厚的白色塑料盒,打开一看里面装着9个资料册,每个资料册的脊背处都粘着一个标签。海语一眼就捕捉到了标注着“02034 CHFF&CHSS”那一册,兴奋地抽出一看,里面果然是初飞飞与初思思的个人资料与病案分析,还有很多影印的剪报,甚至还有几份刑事报告。

借着可怜的日光,蒋海二人准备好好翻阅一下这份资料,希望能从一大堆繁琐里尽快规整出一些头绪。渐渐地,他们的心绪由兴奋转为沉静,这里面的记载仿佛正在把他们的心灵慢慢吞噬……

作者:雨衣他们看的是院方资料,但为了方便读者理解,以下内容我按叙事方式来写。


1987年,秋, 天津市章合剧院内座无虚席。 

台上,来自该市第二人民剧团的演员(宋依天与董立君)正沉浸在表演中。

台下,掌声不时传来。然而,就在离表演结束还有8分钟时,一块有成年人拳头般大小的石头从观众席飞出,眼看就要击中站在台阶上的董,宋却挺身挡住,致右肩受伤。据说,宋第二天便离开了剧团。

投石者名叫初方治,系该市某师范专科教师。此人祖上属名门望族,学识深厚,但生性孤傲,不好相处。当被问到投石原因,他只给了一句话:“卑贱的戏子做了下流的事。”初方治因此事被拘留了3日,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死神已近在咫尺。

投石事件当天,台下百名观众中有一位女子,名叫陈玉娥,是该市知名企业家刘祖杰的妻子。看到宋被打中,她从座位上跳起,后面的人好不容易才将她按回座位。当晚她就打听到了那个投石者的身份。

自从董宋二人第一次登台,陈玉娥就认定他们是除父母之外最爱的人。尤其是才华出众、活灵活现的宋依天,多少次让她魂牵梦萦。即使是发着烧,陈玉娥也会坚持去看他们的演出。

然而,一块石头打中了她的亲人,一块石头打散了她最爱的CP。她哪怕可以容忍自己的双目被挖,也无法容忍别人对董宋的诬陷,无法容忍别人对他们的伤害。伤了他们就是伤了她;拆了他们,就是拆了她的骨肉。

在初方治回学校的第四天,陈玉娥怀揣匕首潜入教工宿舍,她以前练过剑术,骗门而入后将毫无防备的初方治一刀刺死,并于当日投案自首,最终被判死缓。

初方治有一对龙凤儿女,哥哥初飞飞,妹妹初思思。父亲离世那年他们是12岁。初方治的妻子早年患有轻度精分,产后又患上抑郁症,丈夫被害不到一年她便吞毒鼠强结束了生命。父母双亡后,初氏兄妹一直被姑姑照看。也许是受姑姑偏激言论的影响,在两个孩子心中,家庭的不幸终究要归于董宋二人,要不是他们的肮脏行为,父亲就不会扔出石头,也不会有接下来的悲剧。既然陈玉娥已经受到了惩罚,那为什么董宋就可以依然活得自在?

1989年12月末,演员董立君家失火,幸好发现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经调查,失火原因是初氏兄妹纵火。被捕后,兄妹两人情绪完全失控,鉴于其母曾患精神顽疾,二人不得不进行精神鉴定。由于结果很不乐观,初氏兄妹被送往一所青少年精神收容所。三年后,他们病情好转,被批准到一所公益私人学校读书。上学期间,两人表现良好,和同学的相处也挺融洽。

然而,惨剧还是发生了。199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初氏兄妹所在的班级正在以联欢会的形式欢送期末。相声表演结束后,两个男生去老师办公室更换下一个节目的服装。可临到上台,他们仍没有出现,班主任随后到办公室查看。一推门,她便吓得魂飞魄散:二位男生倒于血泊中,一人胸口涌血,且面部被砸烂,另一人颈部被水果刀刺穿,切断的舌头被扔在一边。坐在窗台上的初氏兄妹浑身溅满暗红色血液,他们正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男尸,好像立马要将他们吃光。

恶性事件发生后,初氏兄妹被移交警方,接着又被送往重庆市一家专门看管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收容机构。那种机构类似于监狱,对病人只能隔离,无法做到有效治疗。初氏兄妹就在那种病毒温室里一呆就是12年。

2004年春,葛利耶特殊疾病研治中心小组与初氏兄妹所在的收容所取得了联系。经过实地调研与讨论,葛利耶博士最后提出收治初氏兄妹。接手后,葛利耶博士亲自对兄妹二人进行了长达三个多月的观察与深度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两人患有罕见的卢艾因氏精神障碍症。该病虽属于间歇性质,但一到发病,病人的破坏力会比平常翻两倍还要多,且经常会产生幻觉,意识不清,自我认知丧失等;由于病史较长,未发病期间也会表现出明显的精神异常,但没有完全丧失思考与行为能力。经分析,两人发病时间经常重合,但初飞飞的发病频率要高于初思思。由于童年的不幸诱因,彼此关系密切的男性特别容易对他们产生刺激。

中心已对其开展了有针对性的研究与救治,多年来效果显著。初思思病情明显好转,且处于稳定期;初飞飞还在第二个治疗阶段,有望进一步观察。

2010年2月19日上午,初氏兄妹借晨操时间从葛利耶出走,至今未归。


“老蒋,你怕吗?”海语声音有些发颤。  

蒋意好像还没从惊愕中缓过神,转了转眼珠,才对海语说:“你说宋前辈他们会不会遭遇了……”他就此打住,搂住了海语的肩头,说:“不过你不用害怕,不是有我在嘛。”

“你说这暴力狂都跑出来了,咱们是不是应该报警啊!”

蒋意刚想说话,却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胸口又感到一阵恶心,脸色逐渐发青。刚才就有些难受的感觉,他还以为是读到血腥描述的生理反应。忽然,他头一沉,便瞬间呕吐了一地,衣服被弄脏了一大半。
“老蒋,你这是咋了!”海语着实吓了一跳,也不顾脏不脏,紧紧搂住蒋意后背,又扶他坐到椅子上,为他慢慢按摩胸口。当拿纸巾给蒋意擦脸时,海语发现蒋意颈部右下方出现了和腹部右侧同样的乌云状瘀斑,只不过这块比较小。

“海语,我觉得浑身没力气,走不动了~”

“宝宝,没事的,有我陪着上天入海加坠机你都没事儿,何况现在。”说着,他使劲儿搓了搓蒋意冰冷的双手,随后拿出手机按下了“120”。


谢谢欣赏,未完待续

评论(14)

热度(11)